A Day

——

—— [全职/楚戴]来日方长 0-1

嘿嘿嘿暗搓搓的一个西幻paro!
在贴吧发过这篇于是又在这儿屯一遍x
本来立了豪言壮语说5.20之前写完的不过…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!



《来日方长》
[人类楚x精灵戴]


0.

“这个交易,对您可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,那么……?”

说话间,桌上的蜡烛腾地冒出了火光,男人故意拖长的尾音淹没在跳动的火苗里。

紧接着不约而同的沉默仿佛长达一个世纪之久。

“好。”

微不可闻的一声回答好似耗尽了说话者所有的气力,火苗却好像惊动了似的突兀的颤动一下,刹那映出了一双墨绿色的眼睛。



1.

整整连绵了两日的雪终于断断续续的停了,诺大的森林顿时改头换面变成一个粉妆玉砌的世界。

时候尚早,无风。一个娇小的身影在古树的枝干间穿行,一脚点在树枝上轻轻用力便抵达另一个树枝,身姿轻盈得像蜻蜓点水一般。鹅黄色的斗篷无意间扫过枝桠,雪花便纷纷扬扬地洒落到地。

下一跳的目的地是地面。女孩儿一深一浅地踏进积了有及小腿深的雪里,半倚在树上从毛茸茸的帽子里冒出半个脑袋。

“真是的,雪已经这么厚了啊。妈妈还打发我去生命树。”女孩子露出委屈极了的表情小声地嘟嚷了几句,呼出来的白气还未消散余光便瞥到身侧的几个脚印,掖在帽子里的略尖的耳朵突兀的动了一下,屏息凝神片刻便放大了音量头也不转地道,“是谁在哪儿?”

音量的突然提高惊得背后的树上的两三只飞鸟扑腾起翅膀。一大团雪球落下猝不及防的正砸在女孩儿的头顶。

一声嗤笑从左手边的大树后传来。

女孩儿扯了扯嘴角,脸上的表情明显僵住了,紧攥着自己的斗篷忍住将那个偷窥者暴揍一顿的冲动,心下默念着“天干物燥,小心火烛”。

皮靴踩在软乎乎的雪地上的将近微不可闻的声音由远及近,看得出偷窥者是受过严格训练的。这个时间会来到森林的训练有素的人,莫不是狩猎者……?刚冒出了这样一个荒唐的猜想,但很快又便被自己一票否决。这片森林是“和平公约”,不会有人在这儿闹事的。

心下正出神,一时也没留意到头顶伸过来的一双手。对方一边故意用力揉了几把原本打理得服帖的头发,一边还不忘调笑两句:“手感不错嘛小姑娘。积了这么厚的雪也敢一个人来森林?有胆识。”

女孩子不动声色地向前一步,顺便戴好了帽子只露出一双狡黠的眼睛,紧抿着唇线盯着这个来路不明的女子。

像是没料到女孩儿的带有防御意味的动作,女子怔愣了片刻才又换上慵懒的笑意。对着女孩儿挑挑眉两手一摊表示自己毫无敌意,见她半天不搭话只好暂时开启了话痨属性:“我叫楚云秀,是一位吟游诗人,路过东国翎湖时不小心误入而已。在这儿走了有两个小时了吧,结果还是没找到出口。要是不介意的话,咱就搭个伙?行不行都吱一声呗……”

“我们也不是很熟吧。”静了片刻,女孩儿才耸耸肩脆生生的应道,算是勉强信了这番说辞。吟游诗人,是自各种族决裂以来便一直存在至今的派别。他们没有种族之分。在各场战争中都保持着中立……

“试试采纳下我的建议吧……”女子夸张地露出失望的神色,看着眼前的女孩子不知道又神游到哪一方去了,兀自叹了口气凑近她的脸庞,正对上她墨绿色的眸,“我亲爱的,精灵小姐?”

评论(3)
热度(6)
返回顶部
©A Day | Powered by LOFTER